对不起无脑护短了解一下
我妄想当一名糖系文手
刀等以后写得出好文再练吧

嗯还是记梗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补什么作业
背什么书
准备什么考试
反正开学快乐ヾ(✿゚▽゚)ノ
该来的还会来嘛
我爱oocヾ(✿゚▽゚)ノ
这是多好的糖啊ヾ(✿゚▽゚)ノ

嘉德罗斯不可否认,他在第一次与那抹金黄相遇时,便已被吸引了。但他不愿承认。
『那该死的一见钟情』

嘉德罗斯不可否认,他的目光时常会随着那抹金黄移动,但嘴却说出与自己想法完全相反的话。但他还是会抑制不住心跳。
『不过是个渣渣而已』

嘉德罗斯不可否认,他已经完全沦陷在了那抹金黄之中,已经被那该死的人类情感左右,又深陷其中。有句话说的好啊————当保护变成本能,理智便沦为陪衬。
『明明只是一个渣渣而已』

嘉德罗斯无法否认,他已经逃不出那抹金黄给他制造的迷宫了,已经无法离开那抹金黄给他制造的囚笼了,但他却宁愿就这样沉浸于其中。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看雷德的恋爱无脑小说的,都是里面奇怪的剧情让他变得奇怪了。
『只不过是个渣渣而已』

嘉德罗斯不能否认,他变得很奇怪了。只要见到那抹金黄,心跳便会抑制不了地加速,只要见到那抹金黄,呼吸便会抑制不了地变重,甚至只是想一想那抹金黄,便会红透脸。更危险的是,他竟想要亲吻那抹金黄,想要那抹金黄的眼中只有自己一人,想要在那抹金黄上烙下自己的痕迹——让那抹金黄只属于他一人。所以,他不禁想到自己这是……
『我这是生病了?』

所以,也正是这样,也正是因为他对少年那份矛盾的情感。嘉德罗斯永远没有资格否认————他亲手将那抹金黄扼杀于自己手中。



金不可否认,他在第一次见到那刺眼夺目的光时,便已被深深吸引。但他不想承认。
『讨厌的自大狂!』

金不可否认,他的目光时常随着那光移动,但身体却让他逃得远远的。【毕竟是大赛第一嘛……哈哈……】他这样想到。
『嗯……还是有点顺眼的?』

金不可否认,他似乎对那个自大狂·大赛第一有什么奇怪的情感?他觉得自己不正常了。
『我为什么会觉得那种自大狂人还不错?!』

金无法否认,他似乎对那个自大狂抱着什么奇怪的情感。于是便去问了凯莉。凯莉先是一脸震惊不敢相信,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最后一脸微笑地对金说——
“金你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吧?”
金愣了一会儿,然后说“没有啊,凯莉。”
“……唉,我倒是很想知道能让金这种榆木脑袋开窍的是何方神圣。”
“啊?”
“唉,金,你这是恋爱了啊。”
“啊?!”
『别开玩笑了!我……我怎么可能喜欢上那种超级自大狂!!』

金不能否认,他……他似乎真的恋爱了。但!怎么可能!他会喜欢上那个超级无敌自大狂!!他又不是受虐狂!真是……金真是越想越气,渐渐的,那个人在他的脑中浮现了出来——那个人的眼睛,嘴巴,眉毛,耳朵,头发……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清晰。就好像那个人正站在他面前对他嘲笑一般地说道——
【渣渣】
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!!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!!金混乱了。
『难道……难道说我真的喜欢✘✘✘✘?!』






所以,也正是这样,也正是因为他对少年那份矛盾的情感。嘉德罗斯永远没有资格否认————他亲手将那抹金黄扼杀
于自己手中。

所以,也正是因为这样,金愿意死在他所喜欢……不,是所“爱”之人的手里。他,不后悔。
那句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,明明✘✘✘✘就在自己眼前啊。
虽然如此,但金还是闭上了双眼。

愚蠢的结局,国王杀死了恋人。

『呐,永别了。』
“……永别了……”

“……嘉!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谁?”
金发少年摸了摸自己脸上划下的水,呆呆地看着手上的液体。他……刚刚似乎叫了谁的名字?
『嘛,不管了』
金发少年一看闹钟,好嘛!凌晨两点半!
便胡乱地擦了擦脸,又钻进被窝里继续与周公约会去了。
只不过……
『……自从姐姐失踪了以后,我好像就一直在做噩梦啊』
『……这,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?』
『……唔……不管了,继续睡觉!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都是暗恋很傻
双向暗恋更傻!
这真的没有刀啊!
这是多好的糖类素材啊!

评论(2)
热度(44)
  1. 千水咕叽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咕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