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不起无脑护短了解一下
我妄想当一名糖系文手
刀等以后写得出好文再练吧

「百篇贺金NO.089」年少欢喜

应该是
傻屌瑞金
应该
应该。
hehehehe真的是hehehe
辣鸡文笔

睡眼朦胧得睁开双眼,清晨的气息还淡淡的带着青草的气息,金揉了揉自己的双眼。
天还没亮,星星依旧散发着自己的光。
“……格瑞?”
意识仍然有点不清,看到眼前模糊的身影,金本能得叫了一声。
对面的人闻声侧头,没有说话。
金愣了一下,便又躺了下去,深舒一口气,刚刚的戒备已经消失,猫儿又露出了自己柔软的肚。
闭上眼睛,平稳了气息,脑子也渐渐清晰了些许。一会后,金又睁开了眼。
入眼的是一片星海,深蓝染紫的夜空似格瑞的眼,浩瀚而又孤独。
是太久的安静让金感到不满,手一撑地,起身,再度看向那人。
格瑞还是之前那样,站着,不动。安静得与整片夜空融为一体。
金恍惚了一下,便出了声:“格瑞,你不睡觉吗?”
四周虫鸣此起彼伏,萤火虫散发着淡淡的光,衬着金的脸,柔和了眼,像是金整个人,都散发着淡淡的光。
温暖,而又触不可及。
格瑞侧头,说:“我不困。”
唔————金一口气堵在脸上,明明说好一人守半晚的!格瑞一个人都快守了一整夜了!怎么可能不困!
金站起身,前测,直视着格瑞的眼。
“格瑞怎么可能不困!接下来就由你来守了!格瑞快去睡觉!”金有些固执地说着。
格瑞只是看着他,许久,叹了口气,说:“不,今晚就让我来守。”
语毕,便没有什么话了。
金感到生气的同时又有些疑惑————为什么呢?
金挠了挠自己的脸,盯着格瑞,也不说话。
两人对质了一会,金先沉不住气了,有些气呼呼地对格瑞说————“格瑞好歹告诉我为什么嘛!”
格瑞看了金一眼,注视了许久,终是开口:“今天是你的生日。”
“!”
金一愣,这才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。
他没想到,连自己都不记得的生日格瑞竟然还记得。
“唔——谢谢格瑞啦!”
金笑着扑向了格瑞。格瑞意外得没有拦住金。金愣了一下,但马上又笑嘻嘻地对格瑞说着:“格瑞!我们一定是最好的朋友!!”
格瑞叹了一口气,附和:“嗯,最好的朋友。”
“那格瑞!我们明年也一起,一起过生日好不好!”
“……好。”
夜空下,两人沐浴在星光之中,一如,当年在登格鲁星一般,而不是在这凹凸大赛。

太阳缓缓升起,第一缕晨曦,落在了金的发梢,金注意到,回头,微笑着说————
“格瑞,你看,太阳出来了。”

可是,你已经不在了。
明明说好,要一起过生日的。

白色的衣摆至地,脸上,却是瓷娃娃般的笑。明明————

又是一年。
只可惜,今年,只有他一人了。
麻木得对着又一批新的参赛者说着————
“欢迎来到
凹凸大赛”

今年,也依旧麻木着,找寻着,那个人的身影,即使明知道,是不可能。

突然,一抹紫色闪过。
金的心里愣了一刹那。
「那是……!」
在心里默念过无数遍的那个名字即将脱口而出,但只是一瞬间,便又闭上了嘴。
「金,你怎么还是这么傻」
「明明知道,那个人」
「已经不在了」
稳住身子,合上了嘴巴。微微低下并摇了摇头。
再度抬头,他还是那个裁判长。
压下心里的那点心思,开始给新来的参赛者讲述大赛的规则。
脸上的微笑,天衣无缝。

金最近一直在做梦,同一个梦。
格瑞曾告诉过他,如果同一个梦连续做七天,便会成真。
曾经,他深信不疑。
而现在,只能笑笑。

已经连续七天,不断看到那抹紫色。刚开始时,金并没有多么在意,毕竟。相似而又不同的人,总是那么多。
也许,那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。金想。
但是,连续七天,就不太一样了。自己早已不是那么单纯,心中又除了姐姐外又多了抹执念。
是自己条件反射?不,绝不可能。金想。

金感觉到有谁的目光紧紧跟随着他,金微微侧头,那道目光便马上消失了。
金很清楚得意识到,自己被某个参赛者盯上了。但金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,自己一没有见过那名参赛者,二在金的记忆中自己似乎也并没有得罪过那人。
所以到底为什么?
金不明所以。
如果仅仅只是一天还可以,但这已经连续七天了,七天了!换做是谁都会受不了的啊!
金已经有些抓狂了。
「不行不行,」金深呼了一口气「我是裁判长裁判长裁判长」脸上又浮现出了微笑,「不可以这么幼稚。」

[幼稚吗]

在第七天的夜,金终于“抓住”了那个人。

与其说是金抓住,不如说是金被抓住。
在看到那抹紫色时金的心跳停了一拍。
「是……巧合吗?」
“裁判长大人,你哭了。”紧紧抓住金肩膀的那人说道。依旧是那毫无波澜的声音。
眼泪流下了脸庞,滴落在了地上。
“…诶?”金听到这句话时才发现自己哭了,甚至自己都暗暗吃了一惊。
「怎么…会」
「明明说好,不会哭了的」
「明明不能哭的」
「明明不是已经哭不出来了吗」
「明明」
「已经说好」
「不会再为了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」
「哭的」
「为什么」
「为什么」

「但是」
「为什么」
「就是忍不住」
「自己跑了出来呢?」
金猛地推开那人的怀抱,身体止不住的颤抖。那人没有吃惊。只是淡淡的说道————
“金。”
“!”
「太」
「太犯规了吧」
「为什么」
「为什么」
「这时候才回来啊」————
“格瑞大笨蛋!”
早就不用再确认了,早就已经确认了,明明是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的人,为什么,为什么这时候才发现啊——
是格瑞啊——
格瑞紧紧得抱住了不停颤抖的金,轻吻他的额前长发,说道——
“对不起”

「太迟了」
「太迟了!」
「已经太迟了!」
「为什么」
「你——」

“金,我爱你”

「诶」

金睁大了双眼,身体停止了颤抖,手拽着格瑞衣服的力气却大得吓人。
指尖染白,内心中最柔软的那处被触及。
一瞬间,过去的点点滴滴浮现在了脑中,眼泪又止不住得流下——
“格瑞真是——太坏了!”

「为什么不早一些告诉我」
「我也」
「爱你啊」
「格瑞」

金松开紧拽衣服的双手,抱住了格瑞,头埋在格瑞的肩窝处,眼泪流下沾湿了格瑞的衣服。
“格瑞真是——”
“太过分了。”

格瑞轻笑一声,闭上了双眼,再度睁开,是金看不见的柔情。
“生日快乐,金。”
“嗯。”
“这次我不会再离开了。”
“嗯。”
“我爱你,金。”
“嗯!”

又是一个夜晚,星星依旧如当年那边,熠熠生辉。不同的是,这次,夜空下,有互诉心意的二人。

“我也爱你”
“格瑞”
“这次”
“就让我来保护你吧”




才不是暗箱操作呢.jpg

评论
热度(22)

© 咕叽 | Powered by LOFTER